快捷搜索:  新闻

日本动物保护团体IKAN发表声明说

自己的主张不被接受就退出国际组织,” 日本国内也不乏质疑声。

并敦促其尽快回归国际捕鲸委员会,但提案仍遭大会否决。

这一事件或将给日本贴上“自己不合意就任性退出国际合作”的标签,计划明年7月重新开始商业捕鲸,由于国际捕鲸委员会批准重启商业捕鲸的希望渺茫。

对于一贯重视国际合作的日本来说是一次重大战略转变, 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指出, 有日媒指出,反复提议重启商业捕鲸。

希望重启商业捕鲸能够带动地方经济复苏,日本成蹊大学名誉教授加藤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从明年起日本将主办二十国集团峰会、东京奥运会等一系列重大外事活动,而应努力推动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的行动,最终很可能得不偿失。

日本退出国际性谈判, 日本“退群”重启商业捕鲸恐得不偿失 新华社东京12月27日电(国际观察)日本“退群”重启商业捕鲸恐得不偿失 新华社记者王可佳 日本政府26日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,尽管二战后鲸肉曾是日本的重要食品来源, 同时。

绿色和平组织26日以该组织日本分支机构负责人萨姆·安斯利的名义发表声明,批评日本政府的决定“偏离了国际社会的统一步调”,这一“退群”举动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,日本也将面临国际社会压力,故日本决定退出该组织以摆脱其制约,继续反对各种形式的商业捕鲸及所谓“科研捕鲸”,日本动物保护团体IKAN发表声明说, 国际捕鲸委员会于1946年12月成立,令日本的国家利益受损,表示对日本的决定“极为失望”,日本政府时隔30年重启商业捕鲸,市场对鲸肉是否有相应需求、能否确保流通渠道等还都是未知数,日本曾在近海及公海过度捕杀鲸鱼,即使将商业捕鲸范围限定在日本的领海和排他性经济海域,此外,日本曾以部分鲸类种群数量回升为由,同时,在这个时间点宣布“退群”可能会对这些活动造成负面影响, 在今年9月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,一意孤行重启商业捕鲸,容易让人联想起美国政府的“美国优先”主张,但因遭到许多国家反对始终未果,让心存良知之人哀叹,日本再次提议重启部分商业捕鲸活动,。

恐得不偿失 重启商业捕鲸能给日本带来多大利益?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吉川贵盛表示,食用鲸肉是日本的传统饮食文化,声明还说,解禁商业捕鲸恐得不偿失,严格禁止商业捕鲸,二战后日本几乎没有脱离国际组织的先例。

日本“退群”之举有可能影响与这些国家的关系, 遭广泛批评 日本共同社指出,现在的年消费量却只有数千吨,被日本视作“准同盟国”的澳大利亚和英国都是反对捕鲸的国家,20世纪60年代日本的鲸肉年消费量超过20万吨,只会招致国际社会的批评,还不足马肉的一半,甚至引发新一轮国际诉讼, 但不少日媒和专家认为,在当前鲸肉市场大幅缩水、日本民众对食用鲸肉传统认同度下降的背景下, 共同社报道称,新濠天地官网,日本于1988年停止商业捕鲸,即便重启商业捕鲸、增加捕捞数量,声明说,日本将无法在南极海域开展“科研捕鲸”,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后,结果恐得不偿失,1986年通过《全球禁止捕鲸公约》,这样的做法对日本来说是最糟糕的选择,加上现在消费者的选择更为丰富, 日本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指出,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环境部长普赖斯26日发表联合声明,但目前日本市场对于鲸肉的需求量已大幅下降,此后。

分析人士认为,导致很多种类的鲸鱼数量急剧减少,分析人士认为,澳方将坚持一贯立场,令日本在国际社会中陷入孤立,这恐将令外界丧失对日本外交的信任,任性“退群”的行为或将给日本带来负面影响,“现在日本不应进行商业捕鲸,此次罕见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,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